<menu id="68a8e"></menu><nav id="68a8e"></nav>
  • <menu id="68a8e"><menu id="68a8e"></menu></menu>
  • 優也CEO李克斌:像魚一樣游在水里,才能看到工業節能降耗制高點

    數字化轉型的本質邏輯,是把專家知識、專家的管理軟件化,而不是僅僅增加幾臺自動化設備。

    2021年12月4日,中國科技產業智庫「甲子光年」在線上舉辦2021「甲子引力」年度大會。在當日下午“大國制造”專場論壇分論題“智能制造”中,優也科技聯合創始人兼CEO李克斌發表了題為“綜合能源——雙高企業節能降碳進行時”的演講。

    以下為李克斌的演講實錄:

    大家好,我是優也首席執行官李克斌,非常高興今天能夠跟大家分享優也在工業領域節能降碳的一些實踐。今天的課題叫“行至水深處”,這讓我想起了幾個字——“鏡花水月”。作為一個多年在工業里工作、同時又給工業服務的工業人,我就是水里的魚,如何看待工業以及工業的轉型,通過魚的視角或許可以幫助大家更好地看清整個工業行業的真實市場水溫。

    優也現在聚集了一批全球頂級公司的工業人、技術專家、管理專家,希望通過新的技術、新的理念來幫企業降本增效1個點的GDP。目前為止,我們幫助企業降本增效,年化的收益已經超過了50億,而這50個億當中,有60%以上是能碳方面的收益。那這到底意味著什么?

    在開始演講之前,先一起來看幾個數字。工業中的能效、能源消耗占據整個中國的65%,這65%當中有80%是我們所謂的“雙高行業”,也就是流程工業、基礎工業,這個產業里面有巨大的能效提升空間。

    節能降碳,“雙碳”(碳達峰、碳中和)政策出來之后變得特別火爆。大家都知道,光伏風電,也就是我們說的脫碳化和結構轉型,這是硬件投資容易做的事。

    “行至水深處”,那對工業來說,什么是行業更深的點?

    深度的優化,系統的節能和應用,技術的整體提升,加上以數據驅動的“源網荷儲一體化”,可以給工業里的能效提升帶來更大的空間。這出自中國發改委能源研究所出的《重塑能源》,報告還顯示,工業里有23%的能耗可以通過能效提升來實現。當能效提升之后,實現的量級有多大?中國跟發達國家相比,有30%到40%的能效提升空間,也就是單位工業GDP人家耗能比我們少很多?,F在我們一直談更高質量發展,這里“更高質量的發展”發展的是什么?發展的是做強而不是僅僅把體量做大。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減少工業的能耗,提升能效變得至關重要,但是這件事做起來很難,而這也就是我們在行業水深之處看到的點。

    那現在我們工業發展到了一個什么樣的階段?

    “十一五”“十二五”期間,國家做了很多通過更換硬件來節能降碳的事情,比如增加余熱鍋爐、高效泵等,“十三五”提出了要進行系統化節能。我們經常跟發改委的領導溝通,他們的反饋是,系統節能在“十三五”的效果并不是特別好,為什么?因為難,因為它既要保生產、保工藝、保安全,又需要在這個前提下能夠整體協同、系統化節能,做到這點,其實非常難。

    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有必要來談談工業的數字化轉型,談一談以數字價值驅動的技術如何能夠助力工業行業的系統化節能。系統化節能這件事很難,不僅能源介質本身會涉及大量的計算,實際上,工業對能源進行管理的要求就極高,這不是換換硬件就能做到的事。

    在第四次工業革命和數字化轉型中,我們要談背后的本質邏輯。數字化轉型,不是說僅僅通過增加一兩臺自動化設備、完善行業的信息自動化就能實現,而是要把專業知識融貫進整個系統當中,把專家知識、專家的管理軟件化,這才是本質邏輯,只有這樣才能真正提升我們在工業能效當中的水平。

    談完本質邏輯之后,我們接下來就要談談技術的變革,技術上的變革引領是非常核心的。

    首先是數據價值的挖掘。大家經常會問優也是一家什么樣的公司,需要明確的是,我們不是一家IT公司,而是一家科技公司。我們既有工業管理、工業知識、算法技術,底層工業數據操作系統,也有自動化打通?,F在的工業數據價值需要全要素的深度融合打通,工業數據的價值除了現在大屏上看到的可視化,更重要的是可追溯、可分析、可決策和可反饋,這一點需要管理能力的支撐把數據知識模型化,通過和客戶溝通的反饋以及長期的行業沉淀才能把它做出來,同原來的信息化系統非常不一樣。

    我們再把目光拉回到能效管理。能效管理,實際上是精益能效管理技術、數字孿生技術、工業大數據和工業人工智能以及工業物聯網技術深度融合的產物。能效管理非常難,它的門檻也非常高。

    精益能效管理和技術是核心要點?!顿Y源有效運營》這本書由優也董事長傅源參與撰稿,她當時在麥肯錫亞洲區能效業務線擔任創始負責人,帶回來一整套管理理念和技術方法。優也本身也有一大批的能效專家正在做這些事情。把專家經驗軟件化,需要有一整套底層的工業基礎設施來把這些專家知識接到一起,把多個數據連接到同一個平臺上。我們在工業里經常講“三流一態”——物質流、能量流、信息流、設備狀態,在這樣一個整體條件下進行優化和提升,才能使能效優化的這種方式可復制、可復用、可協同,真正解決工業的問題。

    鋼鐵行業協會副秘書長曾經說過一句話,能效管理的水平體現了鋼鐵行業企業管理的水平,這是我們在工業應用和數字孿生新應用里面的制高點,基于高點我們可以向下覆蓋,去對數據系統進行有效支撐。這個系統,能夠支撐知識和應用的重用、復用和協同。優也到目前為止也已經積累了超過一萬多套的模型組,主要集中在鋼鐵冶金、能效領域,而這些模型的應用才是工業軟件和工業轉型當中的核心部分。

    在有了技術積累和知識儲備之后,我們需要來談一個新概念,叫“實時運營數字化”。過去的十年、二十年之間,很多的企業做的是自動化、信息化,上下沒有打通,前后也不互通,根本沒有辦法做到實時智能,因為真正的流程工業一定要能夠通過數據的采集變成分析的結果,最后指導應用,變成有效的信息,以形成閉環。事后諸葛亮,一般都解決不了問題,“實時運營數字化”,把管理、技術和底層的IT系統融合到一塊,打破原有的自動化和信息化的壁壘也是優也一直在做的事情。

    現在有很多公司,好像是在做新東西,但實際上還是在補信息自動化的缺失,真正數據價值的挖掘實際上是基于業務目標,以技術要素和模型、知識管理協同驅動的閉環。不管是價值的大數據分析、質量和能效的應用、質量關于設備的狀態監控、設備知識的管理以及全流程的管理,優也科技也已經形成了一整套實時運營數字化體系。

    有了技術引領,我們就來談具體價值該如何挖掘。降本、增效、提質降耗是工業價值的核心,如果不回到核心本質,我們都是在邊緣徘徊,對工業來說還是很難實現真正高質量發展。

    雙高企業,普遍在能效方面都有超過5-10%的提升潛力。以一家500萬噸的鋼鐵企業為例,我們曾經通過診斷發現,它在煤氣、電力、蒸汽等不同介質中,總計有1.5億的收益。以鋼鐵為例,每年500噸的鋼鐵會有20到30萬億的能耗花費,節降10%就是2億到3億,節降的空間非常巨大。節降的空間巨大,就需要我們能看到不一樣的東西,不一樣的東西是什么呢?很多企業由原有的能源系統把數據接上來,但是數據并沒有真正有效的被應用、被挖掘,我們要在這個基礎上對于數據進行診斷來做前后的指導,能效協同的應用落在不同的介質當中,比如說煤氣、氧氣、蒸汽、電力、水的系統,來給大家提供輔助決策。

    這是什么樣的輔助決策呢?我們會通過用智能的導航幫助企業看到全局,同時能告訴大家哪里發生了異常,現場工作人員該如何操作。這樣一來,每一個操作人員都改變了原來搖電話的工作方式,也改變了孤島式的工作方式,優也通過系統計算幫助企業預測并挑選最佳的調整方式。比如現在鍋爐應該調到多少,怎么去調才能既保生產又能做到協同優化。這里提一個數據,優也第一套煤氣系統幫一家500噸的鋼鐵企業一年節省了4200萬,這是優也為企業實現的實實在在的、看得到的收益。

    這種技術本身就是一種突破,這里面其實融合了大量的模型算法技術,面向決策,解決生產當中復雜場景的不同問題,真正在復雜場景當中我們才能看到底層的銷售系統和上面的工業知識融合帶來的收益。接下來,我給大家介紹幾個案例。

    這是一個氧氣系統,也是一個大的協同優化系統,里面既有發生裝置、儲氣裝置,也有多個不同用氣的裝置,可以說是一個非常復雜的系統。在采用了智能導航設置的平衡應用之后,我們可以看到,對效率的提升和能耗的降低有非常大的幫助。

    這是單一的加熱爐場景。里面代替了原有的二級自動化系統,改良過的系統能夠輔助排產優化、燃燒控制優化、鋼坯的加熱優化。這個系統應用在特鋼場景里面,可以帶來的收益空間很大。一臺加熱爐每年煤氣和天然氣的用量大概5000萬到7000萬,通過幫助操作人員,提供最優化運營方案,一年能幫企業節降500萬到700萬。

    對于熱電這樣的復雜場景,我們也有相應的解決方案。鋼鐵、有色、造紙、水泥,煤化工等等一些場景都有自備電廠,首先自備電廠的效率可以提升,其次如何平衡產用和發電產氣,優也通過這樣一套完整系統可以幫助大家解決很多管理上的痛點和難點。

    我們用新的理念、新的方法、新的技術,應用在鋼鐵行業、鋁業,專業發電、自備電廠、垃圾電廠以及高端制造產業的工業園區,在這些場景下,ITC的智慧能源管理都有一些突破性實踐,而且都是在國內最頂尖的場景里面的實踐。

    另外,我們也把很多碳的盤查、碳的資產加入到整個能碳系統當中,幫助大家在未來不僅僅提升能效,也方便進行碳的節降,同時也可以對碳資產進行盤活和運營。

    對工業的認知,需要像魚一樣游在水里,才能看到工業企業能效的“行業水深點”。工業企業節能降耗,不僅僅是幾個基礎包、連接幾個設備就能解決問題,這是一個更為廣泛和復雜的場景,是多流、多態、多設備的整體尋優。不僅如此,技術上也需要有迭代和更新,用老技術解決新問題,根本行不通。今天的問題不解決,明天不可能領先。

    在具體的業務場景中,針對具體場景解決具體問題,并產出具體的解決方案,是優也一直以來的初心。我們希望能夠通過Thingswise iDOS這樣的底層操作系統,在一個平臺里連接所有數據,跨所有的工序,拓展所有的維度,立足當下解決現在的問題,加速中國工業快速轉型,在能源結構快速轉型的過程當中,以數據驅動帶來真正數據價值的挖掘,把數據的要素變成企業能夠看得到、抓得住的價值的實現,這是我們的希望和愿景。

    非常感謝大家關注優也,優也總部在上海,在西安、鄭州、北京、蘇州有辦事處,不僅如此,我們在美國和俄羅斯也有研發團隊。我們希望把全球最好的技術服務于中國工業的轉型升級,幫忙中國企業降本增效1個點的GDP,謝謝大家。

    關于優也

    成立于2016年的優也是集咨詢、平臺和智能工業APP三位一體的數字化轉型及工業能源管理服務商,旗下擁有專業而強大的管理咨詢團隊、經驗豐富的工業團隊、核心技術團隊和比肩世界的軟件團隊,擁有以大數據、人工智能、云原生為技術引擎的數字孿生中國原創型基礎工業數據操作系統 Thingswise iDOS以及面向基礎工業企業提升生產運營水平、能源利用水平、設備運營能力等系列工業智能APP應用系統,目前優也相關業務業已覆蓋鋼鐵、有色、燃煤等眾多基礎工業行業,在新一代數字技術賦能傳統工業轉型升級、低碳化、高質量發展進程中持續探索。

    敬請關注“優也”公眾號及相關報道


    相關文章